卡特人最初的发源地,塔克西隆城附近的文莱小镇。“也许快要下雨了吧,即使是号称春日城,也还是无法抗拒自然的意志啊。”卡特族吟游诗人笛伦斯看了看天空,天空乌云密布,黑压压的盖

就连我这个长期生活在这里的人

卡特人最初的发源地,塔克西隆城附近的文莱小镇。“也许快要下雨了吧,即使是号称春日城,也还是无法抗拒自然的意志啊。”卡特族吟游诗人笛伦斯看了看天空,天空乌云密布,黑压压的盖住了整个苍穹。他收起珍视的曼陀宁,稍稍活动了一下有些酸楚的胳膊,决定结束今天的工作。“打扰一下,请问……”刚走出几步路,一个陌生的精灵族女子声音从他背后响起。“麻烦又来了。”他有些恼火地转过头,正打算大声说出不知道三个字,旁边却响起了更加宏亮和充满惊喜的叫喊声,“哈,笛伦斯,竟然是你。好久不见啦!”他看了看精灵旁边的男子,一个人名刹那间浮现在他脑海中。“温诺斯!?”他诧异地说道,脸上满是不可思议和惊喜的表情。“亏你还认得我啊。我给你介绍一下。”温诺斯说着,跟着就是一拳,打得笛伦斯呲牙咧嘴。※※※※“你怎么有兴趣到文莱了,哦,你们是想参加吟游诗人大会吗?”笛伦斯走在温诺斯左边,饶有兴致地问道。“我去塔克西隆找过你,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到。”温诺斯没有回答笛伦斯,他看来有些兴奋。“很多人都搬到文莱和西朗镇啦,现在塔克西隆越来越不适合我们一族居住了。”笛伦斯眼中闪过一丝黯淡的神色。“怪不得街上到处都是卡特族人,比上次吟游诗人大会的人要多多了,害得我们一路上都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的。”温诺斯点点头,“特别是某个可怜人。”“我可怜的钱包,如果被我逮住他的话,我绝对揍得他比猪头还要丑陋。”沃尔夫咬着牙,紧握的拳头在空中狠狠地比划了几下,带起一阵风声。两天前,他的钱包终于抛弃了它的常年徘徊在赤贫边缘的主人。虽然他的钱包其实没有几个铜板,不过这两天他一想起这件事仍旧会觉得火冒三丈。“那可不容易哦,文莱盗贼的技巧可不是其他任何地方的盗贼能够比得了的。就连我这个长期生活在这里的人,一不小心都会被他们顺手牵羊呢。”笛伦斯一本正经的说道。“……”“这几天我们听到了不少关于米斯兰德法师的传闻,甚至听说长期以来一直在文莱举办的吟游诗人大会也将改在塔克西隆举行,这些消息究竟可靠吗?你一直在银竖琴联盟工作,我想你知道的应该比一般人要多些吧。”温诺斯问道。自从他们进入塔克西隆以来,听到的传闻一个比一个离谱,一个比一个骇人,虽然他本人并不支持联盟,但莫尼西却和米斯兰德法师米斯兰德是至交好友,所以对于传闻,他多多少少仍有些疑虑。“大概真假参半吧!总之这次的诗人大会绝对不会顺利,关于米斯兰德法师的传闻越来越多,联盟已经摇摇欲坠,估计就算米斯兰德法师亲自出面解释,也无力回天了吧。”笛伦斯又望了望天空,“现在的塔克西隆就已经处于暴风雨来临前的状态了,就像我们头顶的天空那样,阴云密布!”“是啊,现在到处都是关于米斯兰德法师的传闻,无论什么人几乎都是在讨论同一个话题。你看,前面又围了一大群人,几乎把路都堵住了。估计又是米斯兰德法师这个话题引起了争执吧。”莉丝有些担心的说道。“只有挤一挤了,大家小心自己的钱包。”笛伦斯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一行人就这样边说边走着,同时机警的注视着周围的一切。街道上到处是当街演奏的吟游诗人和围成一团讨论的人群,不时有人高喊“我的东西不见了!”“抓小偷!”等词语,偶尔也有一两个偷窃水平拙劣的盗贼在街上狼狈鼠串,后面紧追着几个失窃的冒险者。不过用笛伦斯的话说,那些失败的盗贼都是外来人口,不是本地人。过不多久,连绵的秋雨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好在笛伦斯的家不算太远,几个人的头发还没有打湿,他们就已经坐在了轻巧的竹椅上,手上捧着香气四溢的滚烫热茶。这个房子实在是太奇怪了,不仅房子本身是用竹子搭成,就连里面的东西,除了烧火的灶台,都是用竹子制作而成。而且更加奇怪的是,家里摆设特别杂乱,一点都不协调,就像她才用过的茶杯,五个茶杯没有一个是相同的。于是好奇心旺盛的辛尼碰了碰沃尔夫,打算问问沃尔夫的看法。“可是我不觉得哪里奇怪啊。”只顾喝茶的沃尔夫抬起头,茫然的说道。“真是一头蛮牛。”辛尼无趣的骂道,端起茶杯埋头继续喝茶。“觉得很奇怪吗?”笛伦斯看出了两个精灵的疑惑,也知道她们碍于礼貌和受到的教养,不会主动提出问题,于是他主动给两个精灵解释起来。“原来是这样,你们的好奇心还不是一般的强啊!可是如果大家都乱拿东西的话,一些重要的东西怎么办呢?”辛尼顾不得喝茶,紧紧地追问道。“每个卡特人的家都有隐藏得很好的秘密地方,那些特别重要的物品我们一般会藏在那里,而且还会有很厉害的机关保护着。至于一般的东西嘛,彼此交换着玩玩似乎也很不错啊。”笛伦斯笑着说道。“真是奇怪的习惯,我想我是不可能接受得了的。”辛尼说道。“对了,你究竟到塔克西隆来干什么呢?搞不好我可以帮上一点忙哦。”笛伦斯对温诺斯说道。“那么这个忙你帮定了。”温诺斯愉快的回答。接着, 一码一肖中特会员料他就向笛伦斯简要的叙述了个大概。“看来我现在也帮不上什么, 香港马会爆料两码中特只有等最新的消息了, 香港一码两码中特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新消息传来了吧。”笛伦斯看看天空, 九龙香港高手水心论坛精选回答道。“在此之前,不如我给大家表演一首文莱独有的歌曲怎么样?”他调整好曼陀宁,轻轻地弹奏起来。※※※※轻快的曼陀宁曲子刚刚结束,一个年轻的卡特族盗贼快步闯入笛伦斯的家中,对着笛伦斯悄声耳语了一番。在他走后,辛尼敏锐的发现原先摆放在桌子上的茶杯果然又少了一个。过不多久,一个年轻的精灵也敲响了笛伦斯敞开着的大门,只是这次的精灵不仅带来了耳语,还带来了几张薄薄的纸片。“你竟然担当起了情报联络员,你原来不是很讨厌干这个吗?”温诺斯惊讶得下巴都快掉贴着地面了。“可是我后来发现干这行可以接触到的秘密更多,这不是挺适合我吗?”笛伦斯一边看纸片一边回答,正说着,他的表情突然一变,“很遗憾,接到了一个很不幸的消息,与你们有关。”他扬起一张纸片说道。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窗外的秋雨淅淅沥沥越来越大,一阵寒风吹过,几个人竟感觉到了一阵凉意,“阿嚏!”精灵辛尼突打了个响亮的喷嚏。“似乎不是开玩笑的样子。”看着笛伦斯严肃的表情,温诺斯心里想着,不过他仍然小心的问道:“不是真的吧?”“从达拉然传来的消息,写给你的。”笛伦斯摇摇头,走到精灵辛尼身旁,“要有心理准备,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深沉的说道。“怪不得我今天总觉得有些不安,难道……”辛尼寻思着,只觉得一阵莫名的紧张,甚至有一丝丝的恐惧。她接过卷成一团的纸片,祈祷着,慢慢的打开,字迹一行一行显露出来。然后,她的手开始颤抖,打开的速度越来越慢。突然,她宛如被雷击中了一般,整个人一下子呆住,任由纸片掉落在地上,被秋风走。窗外秋雨绵密,秋风萧瑟。纸片被吹到莉丝脚下,她捡起纸片,新闻资讯小心的展开……整个房间只能听见微弱的抽泣声。“也许,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请……”莉丝走进辛尼,她抱着辛尼,轻轻温柔地疏理着她的头发,试图安慰正在哭泣的好友,可话到嘴边,却怎么样也说不下去。“爷爷……”辛尼在莉丝怀中哭泣着,悲痛的喃喃道。她的肩膀不断的颤抖,泪水打湿了莉丝的衣裳。“也许事情没有纸条上面那么糟糕呢!”莉丝拍着辛尼的背,她看见辛尼的耳朵甚至也满是红色的血丝,那是精灵族伤心到了极点的标志。好久,她才说出这么一个连自己也无法信服的理由。“莉丝,我好想……回家……看看。”辛尼断断续续地请求道。“先和温诺斯大哥商量一下吧。”莉丝继续理着辛尼的头发,轻轻说道。“我得回家,马上……回家。”辛尼推开莉丝,她擦了擦泪水,抽泣地说道。“不行,太危险了。”温诺斯马上回绝道。“我必须回家。”辛尼寸步不让。“他们传信的目的,就是不希望你回去,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温诺斯大声说道。“我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回家。”辛尼一下子站起来,哭泣着摇摇晃晃地向门口冲去。“我的任务是保证你的安全,我绝对不会同意。”温诺斯一把抓住辛尼的手臂,牢牢地握住。“我一定要回家”“……”“好吧,我明白了,明天我就陪你回达拉然。”温诺斯松开辛尼的胳膊,沉重的点点头。※※※※吃过晚饭,辛尼终于在莉丝的安慰下沉沉睡去,睡梦中的辛尼终于停止了哭泣,悲痛欲绝的她哭泣了整整一个下午,早就已经筋疲力尽了。此刻,她的神情表现得宁静安详,只有偶尔微微张合的嘴唇不知道在梦中说着什么,莉丝叹口气,轻轻的关上门,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客厅。大厅中,一行人和笛伦斯围坐成一团,每个人的眉头都皱得紧紧的,事情显然相当不妙。“是堕落精灵黑暗法师赫勒米恩·维纶丝杀了辛尼的爷爷,达拉然村的村长,大白魔法师贝尔维克。你们现在回达拉然可相当危险啊。”笛伦斯开口说道,“她终于展开了她的报复行动,大黑魔法师波西西尼已经死了,贝尔维克是第二个倒霉的家伙。”他担忧的说道,“我担心,这次的任务恐怕超出了你们的能力极限。”“我宁愿单挑一整队的地精也不愿意碰到那个恐怖的女人,你知道,这个世界总是那么的不公平,强大魔法师拥有的力量可不是我能抗衡的。”温诺斯忧心忡忡的说道。“那女人究竟是谁啊?她真的那么可怕吗?”沃尔夫一头雾水的问道,他很少看到温诺斯有害怕的时候,但这次,他甚至看到温诺斯的眼睛有着那么一丝恐惧。“她只要一个指头就可以把你从这个世界上永远抹杀。用你的脑子好好想象一下吧,虽然我怀疑那里面全是肌肉。”笛伦斯对大汉竖起中指轻蔑的晃了晃道。“别说了,还有什么关于她的消息吗,她会不会已经离开了达拉然呢?”温诺斯追问道,虽然对回答并不报多大的期望。“没有更多的消息,不过他们提到维纶丝好像在找一个人。”笛伦斯摇摇头。“会不会是在找他丈夫库克呢?”温诺斯问道。“绝对不是,她好像在找寻一个精灵女子,而且听说那女子和的年纪你差不多哦。”笛伦斯注视着莉丝,有些恶作剧般的吓唬道。“你们究竟在说什么啊,我一句也没有听明白。”莉丝面无表情的回答。“也许她长得比食人魔还丑,大家都害怕她。”沃尔夫接着说了个自以为得意的笑话。“你的笑话一点也不好笑。”笛伦斯严肃的说道,他习惯性的取出曼陀宁,轻轻的拨弄着琴弦说道,“虽然很不愿意,不过我还是告诉你们一些好吧。”“堕落精灵赫勒米恩·维纶丝,曾经是精灵族最有天分的魔法师。”他回忆着过去,缓缓的说道。“那她怎么会变成堕落法师呢?”沃尔夫着急地问道。“别着急,故事总得从头说起。”笛伦斯不慌不忙地回答。“在她二十二岁的时候,她已经取得了大法师的资格,于是她接受指示前往寻找传说中的大法师塔,准备接受晋升魔导师的生命试验。”笛伦斯接着说道,“如同所有人猜想的那样,两年过后她再次回到精灵的国度,并宣称已经通过了魔导师试验。为了庆祝,她的家人和老师包括所有的朋友为她准备了一场盛大的舞会,她的众多追求者们也都纷纷穿上了最华丽的衣裳,手捧最鲜艳美丽的玫瑰,准备献给他们的心上人。”笛伦斯拨弄出几个音符,仿佛是在憧憬那场盛大的舞会。“但是,她却和一个陌生的男子一同出现在那场舞会上。”温诺斯低声说道。“那人就是她后来的丈夫吧,没有什么好奇怪啊。”莉丝说道。“不错,那人的确成了维纶丝的丈夫。但是,他本身却是一个半兽人。”笛伦斯回答。“传闻他还是半兽人最大的部落阿维克丝部落的第一勇士。”温诺斯补充道。“一个半兽人,简直太不可思议了,精灵绝对不可能和半兽人在一起的。”莉丝高声尖叫起来。“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是如何开始的,总之,当维纶丝决定在舞会上宣布将和库克成婚时,悲剧就已经注定了无法避免。”笛伦斯叹息道。“这点我能体会,她绝对不应该在那种场合宣布他们的婚礼。”莉丝说道。“难道不宣布又能避免吗?精灵和半兽人之间的仇恨已经延续了上千年,何况维纶丝的身份又是那么的特殊。”笛伦斯正色道。“也许吧,但我不确定。”莉丝迷惘的摇摇头。“这不太像一个精灵能说出来的话啊。”笛伦斯盯着莉丝看了半天,说道。“总之,那场舞会结果演变成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闹剧。而维纶丝在第二天就消失了,和库克一起。”笛伦斯总结道,“之后,那件事情被认为是一件极大的耻辱,从此以后就被禁止提起。”“所以维纶丝现在就展开了报复行动?”沃尔夫马上问道。“不,事情还没有结束。”笛伦斯回答。“三年后,维纶丝再次偷偷回到了精灵的国度,这次她没有和库克一起。不过,她的手上却多了一个小孩。那个小孩有着精灵的面孔和耳朵已经半兽人的四肢和毛发。”笛伦斯吞了吞口水,任由几个人想象着孩子的样子,然后,他接着说道,“但是,那个孩子却仅仅是一具尸体。”“毫无疑问,这绝对是上天对她的惩罚。”莉丝面无表情的说道。“维纶丝找到魔导师范斯维克,希望他能够用至高无上的生命系魔法复活她的小孩,范斯维克禁不住维纶丝的苦苦哀求,正在准备复活的魔法阵时候,又一场骚乱开始了。”笛伦斯接着说道,“本来维纶丝的行动相当谨慎,可还是走漏了风声,那些反对者们通通涌到范斯维克的家,义正言辞的宣传那是森林女神对维纶丝疯狂行动的惩罚,并极力阻饶范斯维克施展复活魔法。维纶丝见复活无望,只好心灰意冷的再次离开了精灵的国度。”“可怜的女人。”沃尔夫唏嘘道。“故事还没有结束呢,耐心往下听吧。”笛伦斯不耐烦的瞧了沃尔夫一眼,又接着说道:“后来,听说库克在维纶丝求救失败后,干脆抛弃了维纶丝,回到了他的部落又找了个女半兽人当老婆。而在这之后,精灵国也传来了维纶丝的通知复仇的信件,那些曾经阻饶过她的人,全都明明白白的在信件上写着,一个不漏。”“复仇的力量啊,果然是恐怖的法师。”沃尔夫摸摸胸口。“那库克呢?维纶丝就不管他了??”莉丝厉声问道,“他才是必须接受审判的人啊,半兽人渣子。”“库克在娶了新老婆不久后就彻底失踪了,估计已经被维纶丝杀掉了吧。”笛伦斯回答。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铁算盘一句解一码
上一篇:”多人喝了酒    下一篇:添上并不是一切游戏都竖立了实名制    

Powered by 白小姐一肖必中特资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