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娅一个人憋在旅馆里,无聊得团团打转。眼看昨天雨势已经小了不少,哪知道从今天清晨开始又哗啦哗啦的大了许多。距离吟游诗人大会只有两天了,可这几天其他三人仿佛失踪了一样,连个

连个人影子也没有看到

莱娅一个人憋在旅馆里,无聊得团团打转。眼看昨天雨势已经小了不少,哪知道从今天清晨开始又哗啦哗啦的大了许多。距离吟游诗人大会只有两天了,可这几天其他三人仿佛失踪了一样,连个人影子也没有看到。“再这样呆下去肯定会闷死的。”她开始怀念有凌吵架的日子,“一定是休克带着他学习新魔法去了。若那笨蛋见习法师学会了强力魔法,回来后还不把我讥讽个够。”想到以后吵架可能永远没有出头之日后,她没来由得感到一阵慌张,“不行,我一定得做点什么。”她随便找到一块可以勉强遮雨的破布,冒冒失失慌慌张张地冲出了旅馆。比起前几天,此时的街道简直可以用空旷来形容,细雨和着秋风,造就出她眼前的一片朦朦胧胧,只有一些精灵诗人在雨中寻求诗歌的灵感。“简直比呆在旅馆还要无聊。”她痛苦的想,向最近的一个酒馆跑去,此时那里应该有不少的精灵矮人侏儒半兽人,应该会有有趣的事情发生。莱娅在雨中狼狈的奔跑着,距离酒馆还有半条街,但她已经能听到酒馆那独特的喧哗声音,那是吟游诗人的雨中咏叹调混合着矮人喝醉了的吼吼声,半兽人肆无忌惮的粗糙歌声和侏儒独有的尖利刺耳的笑声。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几乎充斥了整条街道,她甚至能从中想到溪谷矮人又打翻了一叠盘子,某个牛头人因为扳手劲输给了半兽人而被迫灌下一大坛名为红色玛瑙矮人烈酒。她感到精神一振,脚步又加快了两分。她刚要踏进旅馆,迎面走来一个喝得烂醉的人类,偏偏倒倒的似乎在寻找一个可以大吐特吐的角落。那人衣裳穿得歪歪扭扭,怀中的钱包斜斜露出半边,好像随时会掉到地上。一个邪恶的念头顿时在莱娅心中升起,她左右看看,确定没有他的朋友跟来后,小心地尾随中年男子走进酒馆旁一条小巷。进入小巷,那中年男子停下来扶着墙干呕了一阵,竟然没有吐出什么污秽物。他抬起头,迷茫的看了看左右,却搞错方向一步步蹒跚地朝小巷深处走去。“真是天助我也。”莱娅心中一阵窃喜,她再次左右张望了一番,确定没有那人的同伴在场后悄悄的靠近中年男子,开始施展妙手空空之计。“扑通。”在这紧要关头,中年男子突然脚下一滑,竟然摔了个大大的狗啃泥,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也不知道是晕过去还是睡着了。“怎么会有这种事,难道今天是我的幸运日么?”莱娅一愣神,索性放心大胆地抓向钱袋。她用力一扯,钱袋却再也不肯多露出来半分。“见鬼,怎么还有这么复杂的纽扣和钱袋连在一起。”一番探察后,她忍不住暗暗骂道。“别摸啊,痒死了。”莱娅一惊,小心观察半天后却发现只是那人的呓语,她抽出被梦中男人握住的右手,又开始专心的埋头工作。“我晕,这是什么机关。”莱娅捣鼓了半天,却连一快纸片都没能取出来,一股莫名的怒火从她心里升起,她索性从裤腿外侧的口袋中取出专用盗贼工具,打算用暴力的方式解决问题。“你拿错工具了,应该用三号银质螺旋钥匙。”“你醒了?”莱娅开始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她迟疑了一下,问道。“我一开始就没睡着啊,只是你弄得我痒痒的很舒服,所有才躺着没起来。”那人一个鲤鱼打挺,麻利的整理好衣服,认认真真地说道,每个字都清楚明白。“啊!?”中年男子的话呛得莱娅半天没回过神。“你耍我!!!”她气得发昏,怒火中烧,好半天才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你可以称呼我克拉斯,其实我是想找你帮个忙。”名为克拉斯的中年男子说道。“不干。”莱娅转身就走。“哇!简直太像她了,不仅长得像,就连语气神态都有几份相似。”克拉斯看着背影,张大嘴赞叹道,“想知道那人是谁吗?”“没兴趣。”莱娅只管埋头疾走。“等等,莱娅。”克拉斯急忙喊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好奇心战胜了愤怒,卡特人停下脚步,迷惘地问道。“你出身在一个名叫泽拉斯的小镇,父母都是标准的卡特族吟游诗人。你有个小你四岁叫莱娜的妹妹,是镇子里公认的天才,她有一副极其美妙动听的嗓子和如同魔术般灵巧的双手,无论什么乐器到她手上都能弹奏出宛如天籁般的旋律。但是你却做什么都不成功,无论是盗贼技巧还是乐器技巧,你无法忍受过那种一直被其他人忽视瞧不起的生活,所以在一年前偷偷溜出家门,开始了你的吟游诗人旅程。”克拉斯说道,熟悉得就像是在复述自己的过去。“你是泽拉斯的人!?”她本能的脱口而出,但紧接着她细细的端详了克拉斯好半天,却想不得记忆中有这么一个人。“我曾经在泽拉斯有过一小段美好的回忆。”克拉斯点头承认, 香港一码两码中特“而且我还知道关于你的一个秘密。”“我这么普通, 九龙香港高手水心论坛精选连个醉汉都可以把我玩得团团转, 刘伯温精选资料二四六还有什么秘密?”莱娅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别人不知道, 黄大仙精选资料二四六我可清楚得很。”克拉斯微笑道,“虽然你妹妹天资很高,但在七弦琴上却远远不级你。你的手法很特别,但也因为如此,没有任何一把七弦琴能够支持你弹完一首旋律,所以你不敢在大伙面前弹奏,这些日子也只是用竹笛吹奏表演。”“说完了吧,我要走了。”突然一阵没来由的厌恶,她转身就要离去。“你在寻找银月光华吧。”银月光华如同一道魔咒,将她死死地定在原地,如同一尊石像,好半晌,她才僵硬的转过身,生涩的问道,“你知道在哪里?”“别着急,放轻松一点嘛。”克拉斯嬉皮笑脸地避而不答。“你要我帮你做什么。”莱娅艰涩地吞了口口水。“明天正午,城北‘乞丐之巢’碰头,到时候再详谈。”克拉斯一个漂亮的后空翻,随即消失在她眼前。※※※※“迷人的小妞。”克拉斯急匆匆地在街道上奔跑,“这该死的雨,不然说不定还可以呆更久一些。”他有些懊恼地想,“下一个是,嗯,大法师休克。还好,魔法师协会距离不算太远。”他一边跑一边解下长剑,脱下外套。“这样就好了,估计魔法师们不会看出任何破绽。”克拉斯满意的摸摸自己的脸庞和耳朵,短短几分钟,他已经从一个中年战士变为一个年老的精灵魔法师。魔法协会的负责人必恭必敬地把克拉斯引进大门,一个年老的精灵法师,披着崭新的、质地良好的绿色天鹅绒法师披风,加上一根伤痕累累的橡树手杖和它顶端镶嵌着的乳白色水晶魔力球,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被当作贵宾款待的对象。“我想和大法师休克谈谈。”他谦恭有礼的问,和一个真正的精灵法师没什么两样。“你是……?”休克看着这个前来拜访自己的魔法师,有些莫名其妙。“有人托我给你带个口信。”克拉斯礼貌地鞠了一躬,“那人说他知道宝物七节绿玉杖最关键的第四节在什么地方。”休克一颤,差一点握不稳手中的瓶子,他靠在墙上,尽量使心情平静下来,可是没有用,内幕资料他只觉得自己越来越激动。他闭上眼睛,回想起过去找到七节绿玉杖每一节的种种情况,借此平息翻腾的思绪。“这么可能?”他喃喃地自言自语,他这十多年一直在寻找七节绿玉杖,并且已经成功的找到了六节,可就是那最关键的连接上下的第四节一点眉目也没有。这个消息实在太具震撼性了,若能找到第四节权杖,通过生命试验将绝对不成问题。他再次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面前的魔法师一番,然后沙哑地问道:“您能告诉我吗?”“他要你明天正午到城北‘乞丐之巢’,到了那里才能详谈。”克拉斯再次鞠躬道,轻轻退出房间。※※※※第二天一大早,卡特人莱娅就背着包包兴致勃勃地早早出门了。她对整件事情充满了好奇,神秘的中年男子,神秘的任务,甚至包括乞丐之巢。她血管中的卡特族血液在沸腾,她快等不及了。“但愿是一次刺激的值得回忆的任务。”她想。“呼,终于找到了,也不知道迟到没有。”莱娅拨开粘在头顶的几片草叶,气喘吁吁地想。这个地方又远又偏僻,比她想象中还要难找许多,她甚至不明白为什么那人要选这么一个隐蔽的地方。进屋前,她习惯性地抬头看看天空想确定现在的时间,可天顶只有黑压压的乌云,仿佛一块幕天席地的黑色帐篷,把所有人都包裹在它中间。持续了几天的秋雨还在不知疲倦地下着,仿佛永无休止。空气中隐隐有一股潮湿发霉的味道。一个矮小瘦弱的卡特族盗贼仿佛魔术般出现在屋子里,他推开一扇破烂古旧的竹门示意莱娅进去。莱娅正要开口询问,那盗贼却又已经消失在阴影中。“休克,阿图!?”她叫道,语气一半惊讶一半欢喜。“你也来了?”“莱娅?”屋里的两人显然比她更吃惊。几句简短的交流,三人才发现邀请他们来这里的人都不一样,连目的也各不相同。眼看约定的时间马上就要过去,可幕后的主使者却迟迟没有露面。暴躁的矮人按耐不住,提着他的烂斧头在大屋的里里外外找了一大圈,却只看到几只老鼠和数不清的蟑螂。气氛越来越诡异,三个人都紧紧的注视着竹门,等待着下一次的开门。门“哧溜”一声又开了,矮人下意识的握紧了破斧头,正如休克担心的那样,他的新斧头在当天就输给了一个狡猾的侏儒。莱娅和休克没有亮出武器,不过他们也都各自戒备着。又是一次大大的意外,这次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这个队伍的最后一个成员--凌。“你怎么也来了?都新学了些什么魔法?”休克皱着眉头,快言快语地问道。“这里是我的据点之一,我当然要来啊。”凌若无其事的关上门,平静的回答。“你的据点?你究竟在说什么?”休克厉声问道。“这里是银竖琴联盟盗贼分部的秘密地下据点之一啊,最适合谈论一些机密的事情了。”凌站在三人对面,促狭地笑着说道。“你不是凌,你就是联系我们的人!”休克猛然反应过来,他指着假凌,冷冰冰地说道。“不愧是大法师,一下子就猜到了。”假的凌居然笑盈盈地鼓起掌来。三个人不禁面面相觑,虽然明知道眼前的凌是假扮的,可他无论身高、体型、声音还是容貌等都和真凌一模一样,连半分破绽也看不出来。“好吧,老实告诉你们,我就是银竖琴联盟的首领之一千面盗王克拉斯。”那人终于笑够了,停下来说道,咪着眼睛等着看面前三人的反应。“果然名副其实,假扮得完美无缺惟妙惟肖!”休克发自内心的称赞道,只不过醉心于魔法的他从来不关心其他事务,显然不明白那几个字的背后含义。同样,年纪一大把的矮人从来不关心除了胡子和铸造以外的任何东西,他也一样没什么大反应。“你就是……千面……盗王,吟游诗人口中的传奇……卡特人克拉斯!”吟游诗人莱娅却已经激动得快要哭出来了。在她还是个小孩的时候,她就已经从母亲口中听说过这个传奇的盗贼。传说他的易容术举世无双,没有任何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他的种种事迹已经在吟游诗人们口中反复流传,竞相传唱。“尊敬的盗贼之王,能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吗?”虽然明知道不可能,好奇心还是驱使着莱娅问道。“卡特人,盗贼之王!”休克和阿图对望一眼,惊骇莫名,如临大敌般急急各自退后三步,也顾不得失礼,只管狂乱地搜遍全身,检查有没有最宝贵的东西不翼而飞。“放心,你们身上没有什么东西能勾起我的好奇心。”一旁克拉斯解释道,看神情他不仅一点也不介意两人的无礼举动,反倒有些高兴的样子。“你是盗王,还会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要找我们帮忙呢?银月光华真的在你手中吗?你为什么要假扮成凌的样子呢?还有教我易容术可以吗?”卡特族莱娅却围着他转了一圈又一圈,连珠炮似的问道。“不如先到里屋在谈吧,外面仍嫌不太安全。”克拉斯神秘地一笑,丝毫征兆也没有的情况下,一扇密门突然出现在原本整齐的墙壁上。“比雷神之锤的机关还要高明。”三人一齐得出这个结论,确定所有东西都还留在自己的怀里后,休克和阿图才小心地跨了进去。密室不大,显眼的只有几个藤木旧椅和中间一个已经脱漆的茶几,显得十分寒碜。“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各位帮忙。”克拉斯直接转入正题,“我的手下几天前告诉我,你们到过雷神之锤,而且赢得了一大堆的魔法装备。”“不错,虽然那赌赛很难,不过照样难不倒我。”矮人阿图骄傲地回答。“你们也看到了凤凰剑,就是依夫利特之剑了吧。”克拉斯直接问道。三个人一惊,纳南伦西曾告诫过他们,依夫利特之剑是作为一个秘密存在着,知道的人寥寥无几。不过他们随即想到对方的盗王身份,也就坦然承认了。“我想你们帮我把凤凰剑偷到手,当然我会假扮成凌一同前往。”盗王语出惊人。“这就是你假扮凌的原因?可是太难了,而且……”三人一齐惊叫道。“而且你们将成为整个塔克西隆,甚至原太阳国的官方第一通缉犯,每天都会有无数人想要取你们的性命。”克拉斯微笑着说道,“是不是很刺激,莱娅?”“不做,这种事情绝对不做。”矮人气烘烘地起一下子蹦起来,差一点踩着了休克的脚,迈开他的短腿就要往外跑。“别着急,等我讲完了再决定也不迟啊。”克拉斯笑嘻嘻地拦住矮人,说道:“问问你朋友门的意见吧,俗话说得好,这世界要畅运,靠的是润滑。左手帮右手,右手帮左手。你懂我的意思?你替我搔背,我替你搔背。”“抱歉,请继续,不过能不能不要用凌的样子,你这个样子我们很不习惯。”休克拉回矮人,做了个手势道。“怎么说呢,嗯,等我慢慢告诉你们吧,我最喜欢讲故事了。”克拉斯调皮地笑了笑,低头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一番,才抬起头慢条斯理地说道。短短半分钟,他已经变成了个毫不出众的青年战士。“简直是神乎奇技,太棒了!”卡特人莱娅跳起来卖力的鼓掌,神情几近崇拜。

,,香港摇钱树精选一肖
上一篇:派遣丢到城外喂野狗    下一篇:没有了    

Powered by 白小姐一肖必中特资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